令它的命运中多了「最后的首都」标籤-山寨新闻-台湾今日新闻网
点击关闭

加達蠟染-令它的命运中多了「最后的首都」标籤-台湾今日新闻网

  • 时间:

网综新标准

不到兩個小時,Sepa島就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個原生態的小島,步行一圈大約只需要20分鐘,島上有兩個碼頭及木屋酒店,沒有淡水供應但風光極美。

和諧之境印尼全國人口2.7億,有將近九成人口是穆斯林,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每個到訪雅加達的遊客都絕不會錯過獨立清真寺,嚮導迪迪說,最近幾年來過這裡最大牌人物要數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太陽曬得發燙的寬大中庭裡,他還特意讓我站在奧氏的位置上拍照。

按照坊間傳言每天只食一餐飯的佐科總統設想,新首都會有一百萬人口。但我敢打賭,有一些人寧願為了雅加達的美食而不願搬家。在夜色的掩護下,人們看不見雅加達的雜亂,我們的車在靠近文華東方酒店的富人別墅區裡七拐八拐,最終停在有六根羅馬廊柱門廊的白色小樓前。印尼第一餐主人家特意帶我到這個名叫「Bunga Rampai 」的餐廳,這裡也是雅加達外交圈聚會的場常地。我們點了牛肉還有東南亞特色沙爹烤串,最妙的當屬一種用植物葉子搾汁做成的米飯,端上桌清香撲鼻,真應了清人袁枚在《隨園食單》裡所講的「飯之甘,在百味之上。知味者,遇好飯不必用菜。」

千島群島印尼有千島之國的美譽,在雅加達往北的這一片海,名字就叫千之島海。週日是全民運動日,一大早許多人就圍繞着的文華東方酒店前小廣場跑步,我則出城搭遊艇來一場兩天一夜的島居之旅。

在這裡吃飯不僅眼前的餐食是藝術,建於1902年的整個建築本身早年就是藝術館。心滿意足的吃完,走到伴着潮濕空氣的街頭,看到巨大的燈籠亮起,愈發顯得這夜色充滿東方神秘。

次日是周末,我和同行的朋友先到紡織博物館一遊。蠟染在印尼叫「巴迪」, 蠟染專家迪馬西帶領我走進每一間展室。最傳統的熱惹蠟染是咖啡色,棕色偏紅。我去年曾到訪巴布亞新幾內亞,和那裡不同部落有不同的習俗差不多,印尼各個地區的蠟染也有各自風格。例如在西爪哇,就受到海邊的影響,顏色十分清麗。在這間博物館,不僅可以欣賞到收藏級的蠟染,更有許多的當代作品。我在一副表現印尼海嘯的蠟染作品前久久駐足,我看到起伏的波濤但內心十分平靜,匠人把他或她對自然的敬畏紡到了經緯線中。

半夢半醒間,莎士比亞的小島隱喻似乎近在眼前:

我這裡深潛,又特地觀察人工珊瑚的培植。入夜後,海水輕柔極了,細細地海浪拍打上岸,像一幅絲綢。赤道附近的星河清晰可見,週遭也只有不知名的鳥咕咕咕地叫上幾聲。

「Bunga Rampai 」餐廳(記者李理 攝)

不僅如此,這個佔地十公頃的清真寺特意選擇在一座天主教堂對面,不同文化的和諧相處之意不言自明。後來我發現,印尼人對一切和建國有關特別紀念數字的十分癡迷,這一點在火炬造型的獨立紀念碑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在這個紀念碑地下的博物館中,一個個微縮櫥窗展示了印尼國家的歷史,許多小朋友看得十分入迷。

透著感情的不只有「巴迪」,還有藏在街頭巷尾的餐廳。這日中午我們在「Dapur Babah 」吃飯。走進裡面,瞬間被震撼到了,主理人顯然有華人血統,處處古舊牌匾、木雕和老照片都透露著思鄉情。我們選了一條長桌的落座,點了套餐。菜品都用覆蓋著芭蕉葉的籮筐呈上來,再配一杯冰白葡萄酒頓時胃口大開,給後面的旅行充滿了能量。

尋味街頭太陽快沉入爪哇海,我剛抵埠,在印尼長大的華人葉宥伶就帶我徑直去吃晚飯。趁著最後的天光,我努力打量週遭的一切,極現代化的機場,架在空中穿梭的軌道交通,最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到處可見的塗鴉,藝術家把掛著消防栓的牆壁變成公共藝術,印尼人的幽默感可見一斑。

(香港文匯網記者 李理)鋪陳在南北赤道上的群島國家印尼頗有幾分中國當年的影子——人口疾速增長、首都CBD摩天大樓你爭我趕地海拔競賽、國內第一條高速鐵路正在建設。就連CNN上滾動播出的國家形象廣告都表達了這樣的意思:這個國家就是下一個最佳投資地。

有些地方似乎生而美好,雅加達似乎就是這樣的城市。但這樣的美絕不是阿爾卑斯的歲月靜之美,而是藏在繁雜的滄桑感中。千萬級的人口,擁堵的車道,令它的命運中多了「最後的首都」標籤。今年成功連任後,佐科先生5月帶領內閣成員實地考察新首都候選地區,8月正式宣佈遷都。明年開始,印尼新的行政首都將在加裡曼丹島拔地而起。

俯瞰雅加達市容(記者李理 攝)

這個清真寺在東南亞國家中規模最大,形制上則和我今年秋天到訪的撒馬爾罕列吉斯坦廣場有很大不同。整個建築由不銹鋼構成,每個建築細節都有含義,穹頂高達45米,象徵印尼獨立的1945年。五層樓的含義則是「建國五項原則」,「設計這個清真寺的建築師是基督徒,」他如是說。

印尼14世紀在爪哇形成強大帝國,後來兩度分別被荷蘭及日本佔領。為什麼印尼人的國家認同感特別強?我現場做了一個小調查,得到的答案差不都都一樣,被殖民的歲月屈辱,能夠生活在同一個國家民族大家庭中豈不是幸莫大焉?

我在佐科·維多多總統正式開跑第二任期滿之際從北京飛往印尼。鷹航為了多載客撤掉商務艙,擠得滿滿噹噹的客艙中有不太會講英文第一次到巴厘島度蜜月的小鎮青年,更多地則是標配鮮艷圍巾的中國大媽。七個小時航程降落在登巴薩國際機場後,在身邊這些同胞驚訝地眼神中,我幾乎能聽到他們的內心聲音,「有人到了印尼居然不住巴厘島」。但我頭也不回地走向轉機通道直奔目的地雅加達,正式開始傳奇都城的探訪之旅。

這,是一個小島。有光透過烏壓壓的雲層。復而醒來,方知是夢。但,我想趕緊再入夢。責任編輯:咩白

在雅加達的最後一餐我選在「 Tugu Kunstkring Paleis」,如果米芝蓮有印尼版,那麼這個充滿荷蘭殖民地氣息的高級餐廳一定榜上有名。1619年,荷屬東印度公司征服了雅加達,並命名為巴達維亞。這家餐廳供應道地巴達維亞菜系,上菜時由兩名身着傳統服裝的男侍應生用類似扁擔的食盒抬出,女舞者則應和著節奏感強的樂曲翩然起舞。

今日关键词:蓝天救援队员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