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自习室是联合办公概念的一种延伸-吉林市江城新闻-鞋业新闻
点击关闭

华夏记者-共享自习室是联合办公概念的一种延伸-鞋业新闻

  • 时间:

哈里放弃王室头衔

此外,第三種共享自習室的模式則與教育挂鉤。《華夏時報》記者發現,有的共享自習室每個月收費較高,但其可以提供備考公務員或者備考研究生的相關課程,配備了教師進行輔導,提供自習室不過是額外的小部分業務。

「沉浸式學習區更加安靜,氣氛也更加濃厚,也比較有隱私性。」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鍵鼠區和標準區的布局更像是高校中的圖書館,幾張大桌子拼在一起,抬眼就能從落地窗中看到CBD的夜景。「但是只有鍵鼠區可以使用鍵盤和鼠標,打字什麼的會吵到別人,所以有專門的區域。」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而冥想區則就是一個外飄窗陽台,其上面擺滿了坐墊和靠背。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有時候會坐在那休息一下。」

「風險還是有的,不是所有人都很依賴它。比如,共享自習室如果收費較高的話,那最簡單的星巴克就可以取代它。」嚴躍進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華夏時報》記者發現,當前,北京市場上共享自習室的收費一般在15元/小時,48元左右即可購買一張24小時的體驗卡。

陳靈在本科畢業后已經工作兩年,目前在脫產備考研究生,SOHO現代城的這家共享自習室成為了她每天的打卡地。「在家裡的學習效率太低了,圖書館又離我們家太遠,咖啡廳有點吵,所以就選擇了這種自習室。」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聯合辦公」理念的延伸?「這種模式可以理解成是聯合辦公,但是聯合辦公帶有創業的性質,而這種辦公是個人的學習和工作,是存在差別的。」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嚴躍進認為,這種共享自習室的模式迎合了現代人的需要,在大城市中有市場需求。

3種經營模式 「半自助」管理

在中國,這是一個「新物種」。目前,共享自習室已經席捲了北上廣深以及絕大部分的1.5線城市,以北京為例,《華夏時報》記者梳理后發現,大部分的自習室位於核心商圈附近,例如大望路,其毗鄰CBD,但SOHO現代城的租金與CBD的租金相比幾乎可以用「斷層」來形容,在大望路選址成本較低。

《華夏時報》記者發現,僅在SOHO現代城A座就有三家共享自習室,其分別位於9層、10層以及23層,幾乎都是在2019年的5月份前後開業。此外,望京和中關村(8.380, -0.38, -4.34%)也成為了不少共享自習室的落址地,隔幾步是一間的情況也屢見不鮮。

目前,我國市場上的自習室有三種模式,但均離不開「共享」的概念。陳靈所在的共享自習室的主要群體是學生。《華夏時報》記者發現,該自習室佔用的面積不足90平米。分別擁有沉浸式學習區、鍵鼠區、標準區、冥想區等。自習室採用線上交付購買的方式,「您給我發一下學生證的照片可以打七五折。」工作人員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業內專家認為,共享自習室是聯合辦公概念的一種延伸,其擁有市場需求,是一種值得認可的模式,但同樣存在風險。在共享自習室快速成長之時,聯合辦公剛經歷了一波寒潮,行業領頭羊WeWork上市被拒,聯合辦公的盈利模式遭到質疑,共享自習室這一新物種能否破局解決這一難題?

此外,共享自習室中一般會配備洗手間、茶水間等。「咖啡、茶這些是免費的,外賣不能送上來,只能自己下去拿,然後吃東西只能在茶水間吃。」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儘管共享自習室一般採用「半自助」的模式,沒有管理員進行全天候的管理,但「保持安靜」已經是這裏約定俗成的規則。

早在韓國大火的共享自習室登陸中國市場,成為了共享市場上的一個「新物種」。近期,北京有多家共享自習室開業,其大多採用半自助的管理模式,旨在給有學習需求的人提供一個學習空間。

以風頭正勁的「圈子空間」自習室為例,其全場通用,90天不限時不限次數的學習卡售價在2310元,每天的花費將近26元。「這裏基本上每個人都是買的這種卡,但其實也算不上便宜吧,加上車票和餐費,每天的花費至少也有50元了。」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陳靈對於共享自習室的了解來自於韓劇《請回答1988》。「裏面的女主人公德善備戰高考的時候去自習室學習,然後晚上就可以直接鋪上被子在地板上睡,從那個時候就開始關注自習室了。」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共享自習室成熱潮近期,共享自習室頻頻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開始如雨後春筍般生長。《華夏時報》記者以「共享自習室」和「付費自習室」為關鍵詞在美團上進行搜索,其分別顯示了46種結果和41種結果,但線下開業的共享自習室早數以百計,其中不乏「圈子空間」「肆閱空間」等連鎖店。

《華夏時報》記者發現,白天自習室的「顧客」有10個左右。「晚上人會多一些,有的人下班以後來這裏備考,雖然不能說全是學生,但基本上全部是備考的。」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華夏時報》記者看到,自習室分割區域明確,沉浸式區域為每人一個書桌小隔間,加上凳子佔地1平米有餘,每個書桌上配備了可以調節的檯燈和插座,這個區域也成為了大多數人來共享自習室的首選。

「感覺有的共享自習室更像是聯合辦公。」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陳靈去過一家位於國貿的共享自習室,其規模更大,設施更加全面。甚至專門有供小組商討的學習隔間。「有的人就會長期租一個隔間,然後在裏面討論工作,在那裡辦公的人更多,基本上沒有什麼學習備考的,所以也會有點吵。」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嚴躍進認為,共享自習室這種模式值得認可。目前,針對共享自習室行業的研究較少,但飛躍島自習室的創始人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共享自習室是一種新興行業,肉眼可見的盤子足夠大,還可以吃上幾年。

值得注意的是,與共享辦公室擁有相同理念的聯合辦公近年來剛剛遭遇一波寒潮。業內認為,聯合辦公尚未探索出一條清晰的商業模式,擴大規模的背後是難以盈利。市場上面,聯合辦公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寫字樓租賃情況不佳,聯合辦公則出現了成片的空置。

在考研生陳靈看來,共享自習室的火熱是「必然的」。「北京這種一線城市其實對於自習室是有非常大的需求的,圖書館太少,有學習需求或者說考試需求的人是沒有地方去消化這種需求的。」陳靈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今日关键词:熊黛林夫妇带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