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开始拖欠奶农奶款-最新国内新闻-山东最新新闻
点击关闭

风险深交所-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开始拖欠奶农奶款-山东最新新闻

  • 时间:

北极熊身上被涂字

從財報方面看,科迪乳業並無異常,2018年其實現營業收入12.9億元,同比增長3.74%,凈利潤1.29億元,同比增長1.92%,與此同時,今年一季度科迪乳業營收、凈利潤也均為正增長,且放長時間看,2017年至今的每個財報季,科迪乳業營收、凈利潤增長率均為正。此外,一季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科迪乳業現金餘額17.7億元,較去年底增加了9800餘萬元。

但公司承認,截至目前,公司應付奶款合計為1.13億元。按合同約定奶款賬齡為2個月,2個月內正常奶款為7200萬元;其餘4100萬元為到期未付,主要是因為部分奶農未按約定計劃送奶,旺季少送,淡季多送,給公司造成一定影響和損失,公司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維持生產經營的持續性和穩定性,推遲支付該部分應付奶款。目前公司已與奶農達成協議,本月付25%,9月份付25%,其餘3個月內付清。

此前,科迪乳業被曝手握大量現金卻拖欠奶農19個月奶款,公司乳業及速凍大半工廠已停產,並由此引來深交所的兩輪監管關注函。8月16日晚間,科迪乳業最新公告顯示,公司於2019年8月16日收到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違法違規,根據有關規定,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而此前,科迪乳業曾出現過被控股股東科迪集團佔用資金的情況。根據科迪乳業去年6月對收購科迪速凍股權的問詢回復,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集團短期借款為11.66億元,長期借款為13.2億元。涉及的15起資金用途中,有2筆分別用於償還科迪集團和科迪面業對科迪速凍的資金占用款,共計8.3億元。而2018年12月,科迪集糰子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也出現短期佔用科迪乳業2億元資金的情況,對此科迪乳業解釋為出納錯誤操作導致。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被外界公認為「快消現金奶牛」的公司,卻突然被曝資金鏈緊張。據媒體報道,科迪乳業自2017年12月開始拖欠奶農奶款,涉及上千戶奶農,金額大約1.4億元,與此同時,科迪乳業低溫奶廠已停產,常溫奶廠十幾條生產線僅剩兩三條「小白奶」線在運行,生產員工被拖欠4個月工資;貴陽、南通、無錫、深圳等地經銷商均反映遭遇缺貨問題。

種種跡象表明,科迪乳業良好的財務報表狀況已與其真實情況出現了背離,資金鏈面臨緊張局勢。對此,深交所在8月3日晚間發出關注函,要求公司就拖欠奶農款項、實控人失聯、貨幣資金是否受限、合同糾紛、員工討薪等事項進行核查並說明。

除上述外部信息外,一個板上釘釘的事實是,截至2019年5月30日,科迪集團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質押比例已達99.96%,或存在強制平倉風險。

業內分析認為,如果科迪乳業不能對公司應付賬款、貨幣資金使用等問題進行合理答覆,涉嫌財務造假及信息披露違規。

對於媒體所關注的對外糾紛問題,科迪乳業回復稱,經全面梳理,自2018年8月至今,公司訴訟、仲裁事項涉訴金額累計為4430.3萬元。公司統計梳理的案件涉案金額按照連續12個月累計計算的原則,涉訴金額未達到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絕對值的10%,公司不存在資產被查封或凍結的情形。

「河南乳業第一股」科迪乳業,正陷入重重的內憂外患中。

而據企查查信息顯示,科迪乳業捲入的法律訴訟多達110起,經營風險有81條。科迪乳業及其董事長張海清已被列為失信人,後者更成為被強制執行人並限制高消費。不僅如此,科迪乳業控股股東科迪集團也因未按規定公示年度報告,已在今年7月8日被河南省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科迪乳業位於河南,是一家區域性乳製品企業,控股股東為科迪集團,主營乳製品、乳飲料和飲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15年6月30日,科迪乳業正式登陸資本市場。

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深交所便對科迪乳業有所關注,彼時其對科迪乳業曾發出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在貨幣資金餘額較高的情況下維持大規模有息負債並承擔高額財務費用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貨幣資金存放地點、存放類型等。

兩天後,深交所再發關注函,要求說明商丘市政府幫助科迪集團緩解流動性風險的具體情況,包括但不限於是否已簽署相關協議、緩解方式、涉及金額、目前進展情況、尚需履行的程序,以及對上市公司的影響,說明省級投資平台設立專項產業振興基金(20億元)與緩解科迪集團流動性風險的具體關係、上述基金的成立情況與用於幫助科迪集團的具體比例,並對相關事項的風險進行充分說明與提示。

當日晚間,公司還回復了深交所兩份關注函,否認了公司存在停產與拖欠員工工資情形,同時否認公司存在重大債務風險。而截至8月16日,科迪乳業控股股東科迪集團所持公司股份質押率已高達99.96%。

今日关键词:吉喆悼念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