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投资中国债券的对冲方式普遍是外汇掉期或外汇远期-最新热点新闻-东森新闻直播
点击关闭

国债收益率-外资投资中国债券的对冲方式普遍是外汇掉期或外汇远期-东森新闻直播

  • 时间:

2022冬奥会吉祥物

外匯掉期成本可控銀葉投資固收部總監黎至峰表示,目前外資投資中國債券的對沖方式普遍是外匯掉期或外匯遠期,其中外匯遠期是根據當前已定匯率,在未來某個時間交易雙方約定交換美元或人民幣,外匯遠期的時長選擇通常為3個月至一年。「外資買債券使用的是外匯即期美元兌換人民幣,例如用一年期外匯遠期先鎖定一年後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若一年後賣券人民幣貶值,由於此前已鎖定匯率所以不會因匯率貶值導致損失;反之,若人民幣升值,也會因鎖定匯率而導致遠期虧損,與升值帶來的利潤相抵消。」

他舉例稱,假定某海外投資者買了10年期中國國債,他們選擇用三月的美元人民幣掉期來對衝風險。即期買入人民幣,賣出美元;三個月之後以約定的匯率賣出人民幣,買入美元。這期間,如果人民幣升值,則投資者損失了升值帶來的收益,此外使用掉期產品也需要一定的成本。但是如果人民幣貶值,則投資者可以免於貶值對其收益的影響。

「但外圍環境存在不確定性,匯率存在一定風險,長期資金需要考慮,也可能用對沖工具控制風險,有一定成本。」朱超平表示。不過外匯交易人士認為,目前匯率風險管理的成本可控,外匯管理難成資金進入中國債券市場障礙。

14日,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自2007年以來出現首次倒掛,這向來被認為是預示經濟衰退的有效信號。不過,資管機構人士認為此番倒掛不意味着「經濟將進入衰退」。在全球負利率時代,資金加速流入中國國債趨勢不改。

除中美國債息差外,還有部分投資者會看重債券的資本利得收入。這類投資者會對沖外匯敞口,博取債券價格波動帶來的收益。近期10年國債價格波動較大,波段交易機會存在。

紐銀梅隆投資管理旗下Insight Investment美國長久期投資策略主管Andrew Catalan認為,此次收益率倒掛背後有兩大推手。首先,歐洲多數市場債券已處於負收益狀態。例如,德國國債無一收益是正的,愛爾蘭的10年國債也進入負利率區間。歐洲資金湧向美國,購買美國長端國債,巨量買盤壓低了收益率。此外,投資者也擔心美聯儲對使用低利率來刺激經濟動力不足。因此,儘管美聯儲並沒有開啟緊縮周期,但是投資者認為美聯儲對「防範衰退」做得不夠,繼續降息的可能性不高,美債短端收益率無動力下降,歐洲資金買盤下長端收益率下降,導致長短端收益率倒掛。

美債收益率倒掛之後,資金會否選擇來中國債券市場避險?摩根資管環球市場策略師朱超平表示,美債收益率下行,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的吸引力上升,外資流入將進一步加速。「現在主要格局是外資對中國債市嚴重低配,所以有資金持續流入。」

對於上述兩類投資者而言,外匯掉期這一衍生工具對其收益的負面影響有限。海外投資者使用衍生工具的成本,不會成為其是否投資中國債券的決定因素。

收益率倒掛不等於衰退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14日被推至歷史新低,10年期國債收益率自2007年以來首次低於2年期國債收益率,引發經濟衰退擔憂。如何理解這一倒掛?

無論美國經濟何時進入衰退,尋求高票息債券資產是目前全球投資者共識。全球資管規模最大的資管機構貝萊德在近日策略報告中,將美國國債的看法從中性下調為低配。對新興市場債券上調為超配,看好其收益潛力。在此背景下,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的吸引力凸顯。

目前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與在岸3個月美元人民幣掉期價格之間依然有較大的利差(30個基點)。扣除這一對沖成本,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依然有吸引力。

事實上,海外資金用腳投票表達了類似態度。中央結算公司日前公布,截至2019年7月末,境外機構託管在該公司的債券規模達到16986.20億元,較6月末增加533.82億元,為連續第8個月增持中國債券。此外,上清所日前公布,截至2019年7月末,境外機構託管在該公司的債券規模為3176.87億元,較上月末增加86.45億元。合計來看,截至7月末,境外機構累計持有中國債券突破2萬億元。

法國巴黎銀行環球市場部中國匯率及本地市場策略主管季天鶴認為,對於海外投資者來說,投資中國債券目前匯率對沖成本在可接受的範圍內。

外資機構人士多認為,在全球低息時代,收益率倒掛更易發生,這次跟以往的倒掛不同。經濟行至此處,增長放緩不可避免。但這些機構認為,不能單從收益率倒掛來推測美國經濟何時進入衰退。

外資加速流入中國市場2019年上半年瑞銀資產管理亞太固定收益主管Hayden Briscoe在外資機構中率先喊出「中國國債是新的避險天堂」。Hayden Briscoe日前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人民幣匯率波動,但是中國國債的收益率仍有吸引力。全球有15萬億美元的資產仍處於負利率,利差為王。

今日关键词:路子宽增肥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