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园区钒钛-钒钛高新区里两家黄磷厂的10盏“天灯”格外耀眼-克拉玛依新闻

  • 时间:

女篮大胜波多黎各

劉峰表示,黃磷最大的問題是尾氣,目前企業已經簽了「軍令狀」,計劃今年年底進行「滅天燈」。

「點天燈」和「滅天燈」7月7日傍晚,天色漸暗,釩鈦高新區里兩家黃磷廠的10盞「天燈」格外耀眼,尤其是四川省川投化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川投化工」)的8盞「天燈」向天空噴射着巨大火苗,伴隨產生的白色和淡黃濃煙遮蔽了正上方的藍天,同時,散排的白色氣體幾乎覆蓋了整個廠區。

正在施工的兩個污水處理廠各項工程要求將在年底全部完工,並投入使用。

2018年12月31日,生態環保部、國家發改委兩部門發出了關於印發《長江保護修復攻堅戰行動計劃》的通知。

劉峰告訴記者,釩鈦高新區工業污水集中處理廠目前主要收集了釩鈦高新區6家鈦白粉企業和攀鋼海綿鈦工業廢水,並實行「一企一管」,目前這幾家企業排放每天3萬立方米,占園區100多家企業排污量的90%多。

釩鈦高新區管委會介紹,「川投化工」目前已經投資1700多萬元,對部分項目進行了治理。下一步,川投化工將自籌資金,項目總投資3億元人民幣,實施「黃磷尾氣資源循環綜合利用」,預計2020年12月建成。

該項目總投資約4.5億,設計處理能力由2.5萬立方米每日提升到6.0萬立方米每日,設計排放標準由《污水綜合排放標準》一級提升到《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一級A標。

2009年1月1日,工信部制定了《黃磷行業准入條件》,其中一條明確規定:磷爐尾氣不得直排燃燒,必須實現能源化或資源化回收利用,新建黃磷裝置尾氣綜合利用率必須達到90%以上。也就是說,這種黃磷爐尾氣直接燃燒排放的,都不符合行業准入條件。

近年來,攀枝花市加大了污染治理,總體環境有很大改善,但是,由於攀枝花地區在環境容量狹小、氣候條件不良、污染源集中、排放量大、環境敏感度高等特殊背景下環境質量並不穩定,總體狀況仍然嚴峻。

黃磷廠電爐生產黃磷時排出尾氣所點燃的火焰,行業內有人叫它「火炬」,也有人把它稱作「點天燈」。

楊勇今年1月和4月對金沙江流域進行地質和生態考察,從他4月中旬拍攝的視頻和照片能看到,金沙江流經攀枝花市區之後出境流向下游,水質觀感對比特別明顯,從藍色的水面到下游水面已呈奶白色。

距離釩鈦高新區大約500多米,金江鎮50多歲的李世平在維護芒果樹,他說,每天排放的刺鼻的煙氣,還有飄落的灰塵,對作物不好。種的菜菜販不收,就讓爛地里了,年年如此,後來改種芒果了。

果農小張告訴記者,靠廠越近的芒果樹越不長個、不結果,他指了指對面山上遠離工業園區的芒果林說,你看,那邊的現在都掛滿果子了。

攀枝花市屬南亞熱帶-北溫帶的多種氣候類型,被稱為乾熱河谷地區高原谷地亞熱帶半乾燥氣候。

劉峰說,現在園區管委會正在開展對兩家黃磷廠的治理工作,首先解決廢水不外排,散排氣體全部收存。

沿着釩鈦高新區走上一遍,能看到上百家選礦、鍊鋼、化工等企業,這些企業緊挨金沙江向岸上延伸到大約2到3公里,從低到高,順着傾斜的山體布局。

據悉,烏東德水電站年底試蓄水,明年中旬試發電。李莉表示,包括釩鈦園區的整個攀枝花市水污染治理要在年底完成。

居民白先生說,刺鼻的氣味到中午才能散盡。

7月7日18時許,距離太陽落山還有大約1個多時辰,攀枝花釩鈦高新區原本冒着小股白煙或青煙的煙囪,排放量驟然增加,濃濃的白煙、淡黃的煙、淡黑的煙,一股股從煙囪里噴射而出,置身於釩鈦高新區,原本抬頭看到的是藍天白雲,不一會兒就被排放的煙霧遮擋,空氣里散發著濃濃的刺鼻氣味。

攀枝花攝影師周先生說,今年初在枯水期的時候,曾看到清晰的污染帶,污染源來自攀枝花市不同的區域。

對於現有的連通到金沙江的疑似污水管道,攀枝花宣傳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對於記者反映的問題,要協調生態環境局和釩鈦高新區立刻進行排查,無論有沒有排放現象,都要進行徹底清理。

攀枝花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李莉提供的《烏東德水電站庫尾攀枝花河段水環境保護措施項目簡介》資料顯示:該項目總投資22.4億元,涉及全市8個污水處理廠的改造或新建,以及其他管網、監測等設施的配套建設。其中釩鈦高新區的工業污水集中處理廠和生活污水處理廠投資達5億多元。

在旁邊芒果地里的果農李世平說,水流的上面是一些工廠,但我們也不知道這水是從哪裡排出來的,有時大,有時小,往下就流進了金沙江。

釩鈦高新區副主任劉峰解釋說,攀枝花是個礦業城市,企業沿江分佈,監管困難,我們確實也發現過這類情況,有不明來源的物質通常會出現在排洪溝里,這些物質成分太複雜,也不在檢測標準內。

根據《黃磷行業准入條件》,如尾氣和爐渣不能夠實現全部綜合利用,須在本准入條件實施起兩年內淘汰。也就是說,到2011年,在中國大地上就不應該再看到這樣的「點天燈」。可是距離《黃磷行業准入條件》實施十年後的今天,在攀枝花釩鈦園區,仍然可以看到這樣的「天燈」在熊熊燃燒。

他說,在過去相當長一個時期里,各工業區域,廢氣升空,鋼渣棄土直排下江。城市上空逆溫層中滯留着明顯的污染帶,而那個時候的攀枝花人都沉浸在鼓足幹勁、多快好省的建設熱潮中,環境污染被忽略了。

天億化工有限公司表示,將通過科技手段增加尾氣熱水加熱裝置,利用現有的尾氣洗滌系統,將尾氣全部回收洗滌后利用,利用率達90%。

攀枝花釩鈦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峰表示,園區企業應該是達標排放,但受園區環境容量局限,可能會產生一些氣味,具體是什麼不清楚。

為落實《長江保護修復攻堅戰行動計劃》,築牢長江上游生態屏障,攀枝花提出了「釩鈦」和「陽光」的最新發展理念,打造釩鈦之都,康養之城,旨在推動攀枝花高質量完成資源性城市轉型。

攀枝花市發改委副主任付建平表示,攀枝花促進工業轉型升級,由傻大黑粗往中高端發展,正在實施從鋼鐵經濟到釩鈦經濟的轉型,2018年底釩鈦產值達375億,同比2017年增長75.6%。

水污染治理倒計時2018年11月3日至12月3日,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四川省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生態環境部通報表示,一些地方和部門對生態環境保護,特別是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建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認識不足、重視不夠。

按兩家公司的說法,屆時將取消火炬天燈,將尾氣全部收集、凈化、回收,在國內率先實現黃磷尾氣資源循環綜合利用。

另外,釩鈦產業園區有產業工人一萬多人,生活污水處理廠也在按要求開始建設。

攀枝花市區曼哈頓小區一位楊姓老人說,到了深夜,尤其凌晨開始是排放高峰,夜裡不敢開窗戶,不然根本睡不着。早上起來,刺鼻氣味還沒有擴散完。

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認為,攀枝花目前要打造成釩鈦之都,康養之城,而陽光康養是建立在釩鈦產業升級環境改善質量優良基礎之上,否則難以實現。

劉峰表示,按照排放要求,釩鈦高新區工業污水集中處理廠於2017年12月啟動提標擴能項目相關工作。

劉峰介紹,沿金沙江布局的釩鈦園區的11家選礦廠過去曾因尾礦及廢水直接排放金沙江,被央視曝光后,全部停產進行治理。目前,4家企業復產,另有一家企業在繼續進行環保改造,預計8月份復產。

據攀枝花釩鈦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官方網站介紹,釩鈦高新區位於攀枝花市仁和區金江鎮團山-馬店河地區,處於市區東南24公里的金沙江畔,海拔1000-1500米。

記者在釩鈦高新區園區沿金沙江岸邊看到了兩處排污管分佈比較密集的區域,其中一處一些管子已被截斷遺棄,還有數根完好的直徑從20-30厘米不等的金屬管大部分埋在地下,管道在靠近金沙江岸邊消失。

攀枝花釩鈦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峰說,全國的黃磷生產趨勢是逐漸在淘汰,但作為釩鈦高新區產業鏈中的一環——基礎性工業,黃磷必須要有。作用是通過硫、磷、鈦聯產法鈦白粉清潔生產新工藝,實現鈦白粉酸性水資源化利用和中低品位磷礦資源高效開發利用。

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說,攀枝花金沙江河谷海拔1000到2000餘米,大約在1200一1500米之間,存在着一個逆溫層,這是污染物集中區。由於攀枝花開發初期的理念是「先生產,後生活」,環保措施缺失,城市布局也是根據資源分佈進行沿江布局,導致工礦企業與城市混雜,工廠車間與生活區相互交織在一起,市區沿金沙江河谷形成一個條狀城市帶。

7月7日,在釩鈦高新區里一處V形溝谷地貌上,記者看見一個長約百余米的深溝,水從上游涵洞流出,進入到下方一個涵洞,落差大約有二十多米,水流很急,伴着被裹挾的黃土,呈奶黃色,靠近有刺鼻氣味。

通報指出,攀枝花市督察整改實施方案及部門職責劃分文件職責交叉,邊界不清,導致住建、水務、城管等部門相互扯皮,推卸責任,全市應於2018年建成25個污水處理項目,至「回頭看」時仍有18個未開工。

今日关键词:香港机场取消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