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市场驱动和决定的-怀化学院新闻网-新闻频道在线直播
点击关闭

均衡外汇-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市场驱动和决定的-新闻频道在线直播

  • 时间: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王有鑫認為,一方面,短期的快速調整基本釋放了當前市場緊張情緒,隨着市場情緒緩解,匯率將逐漸穩定;另一方面,當前我國國際收支形勢整體穩定,將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有力支撐。從經常賬戶角度看,儘管出口增速放緩,但進口降幅更大,經常項目順差實際上在擴大。數據顯示,2019年前6個月,我國貿易順差為18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3.9%。

「與2015年和2016年不同,本輪人民幣匯率調整符合實體經濟利益,有利於國際收支再平衡。」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也表示,從經濟基本面看,國際收支形勢將支撐人民幣匯率逐漸企穩。人民幣貶值不會一直持續下去,將在短期調整之後實現新的穩態均衡。

「破7」之後,外界最為關注的自然是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

儘管近期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今年以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是走強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升值了0.3%;年初至8月2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0.53%,但小於同期韓元、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匯率的跌幅,是新興市場貨幣中較為穩定的貨幣,而且強於歐元、英鎊等儲備貨幣。

程實分析,在2016年年末、2018年年末,離岸人民幣匯率的「遠期-即期」價差均出現了急遽沖高,在狂熱的非理性情緒之下,「7」這一整數位客觀上成為最後的心理底線,一旦突破,市場預期將趨於失控。而目前,「全球貿易博弈的持續升級客觀上導致中國經濟多維承壓,居於調節經濟內外部均衡的功能本位,匯率的適時調整勢在必然。當前中國經濟依然保有韌性,因此匯率的調整空間相對有限,同時匯率的適度調整也有助於充分緩衝經濟壓力,加速基本面和匯率自身的企穩。」

稍早,央行回應表示,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央行網站晚間掛出行長易綱的文章也表示,人民幣匯率波動是市場驅動和決定的;中國不搞競爭性貶值,致力於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隨着5日人民幣「破7」,市場分析均認為,並不存在所謂「保7」的底線。

實際上,人民幣匯率走勢,長期取決於基本面,短期內市場供求和美元走勢也會產生較大影響。

一季度,中國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順差487.9億美元,規模遠超去年下半年;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的境內人民幣資產達到5.47萬億元,較去年底提高12.9%。

「7」不是硬約束實際上,「破7」從上周五就已有端倪。8月2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8996,在岸人民幣官方收盤價6.9416,夜盤報收6.9420。

央行亦提醒企業,要專註于實體業務,不要將精力過多用在判斷或投機匯率趨勢上,要樹立「風險中性」的財務理念,需做外匯衍生品應以鎖定外匯成本、降低生產經營的不確定性、實現主營業務盈利為目的,而不應以外匯衍生品交易本身盈利為目的。

央行表示,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有利於發揮價格槓桿調節供求平衡的作用,在宏觀上起到調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人民幣匯率波動對中國國際收支有很強的調節作用,外匯市場自身會找到均衡。央行稱,將堅決打擊短期投機炒作,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穩定市場預期。央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中信證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從政策角度看,我們必然需要一個更加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通過匯率的價格變化來調節國際收支,從而實現外部均衡。未來人民幣的波動必然加大,7並不是硬約束,波動加大的同時匯率的中樞也會隨之上移。」

明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民幣波動幅度加大有助於國際收支更加合理均衡。國際收支是一個長期變量,匯率波動是一個短期變量,從長期來看,國際收支取決於一個國家的經濟基本面趨勢。同時,無論是從波動幅度本身,還是跟其他主要國家的貨幣匯率相比較,人民幣匯率波動幅度都是偏小的,仍然比較穩定。

王有鑫表示,從金融賬戶角度看,隨着我國金融市場開放程度加大,國際投資者積極增配人民幣資產,當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依然保持凈流入態勢。「從國際收支形勢看,人民幣匯率下跌不具備長期持續的基礎。」

比如,人民幣貶值對有息負債中不少為美元負債的航空企業,以及作為人民幣資產重要代表之一的房地產市場等,都影響不小。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認為,匯率是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國際收支平衡是最終目標,匯率事實上是服務於國際收支目標的,沒有必要「守7」,關鍵是不要出現大規模的資本流出。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還認為,「8·11」匯改至今,人民幣匯率幾番漲落,但此次「破7」壓力與此前不同。

人民幣匯率11年來首度「破7」,引發市場空前關注。

8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9225,下調229點,為2018年12月3日以來最低。當日上午,離岸、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先後雙雙跌破「7」關口。截至16:3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收盤報7.0352,較上一交易日跌936個基點,這也是2008年5月14日以來,官方收盤價首次「破7」。

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多位大行交易員普遍表示,美元指數短期或升至102,但後期美聯儲寬鬆持續、美國經濟基本面和企業盈利走弱將導致美元由強轉弱,預計美元/人民幣將穩於7.1~7.2。

「其實上周五離岸人民幣就到6.97了。6.9或7.1沒什麼關係,只要跨境資本流動管住就好。這次主要是因美元短期走勢太凶,和貿易不確定性也有關係。」某國有大行外匯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不久前,多位官員發言中均淡化了匯率整數關口的政策意義。此前,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央行原行長周小川就表示,不必過分關注所謂整數位,「『7』不見得要當作是匯率的底線」,中國依然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決定機制,不必因整數關口去改變匯率形成機制的原則。

「上周受美聯儲降息等消息面影響,國際金融市場劇烈波動,美元指數沖高回落。今日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均跌破『7』關口,是市場情緒變化的反映。」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稱,隨着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日益完善和市場化程度的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彈性也會增強,對於是否「破7」無需過度關注。

央行此次也形象比喻稱: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衝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不鼓勵(貶值),不害怕(浮動),不干預,加強資本管理。」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並不支持人民幣大幅貶值,即便匯率出現暫時超調,最終還是會回到由基本面決定的水平上,更何況還有資本管理這道防線。」

匯率彈性利於國際收支合理均衡

近年來,通過匯率市場化機制的不斷形成和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已邁出實質性的步伐,匯率的彈性日益顯著。同時,隨着我國外匯市場持續創新發展,匯率「自動穩定器」功能正在逐漸增強,央行已經基本上退出了對匯率市場的日常干預。

而人民幣短期貶值,國內以出口為導向的不少企業將因此獲得喘息的機會,其中佔比較重的紡織服裝企業將迎來利好。一般來看,人民幣每貶值1%,紡織服裝行業銷售利潤率會相應上升2%~6%。此前因人民幣升值、出口縮水、原材料及人力成本上升等因素,中國紡織服裝業面臨艱難形勢。

今日关键词:北京住宅土地新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