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华回忆事发时的情况说:「水很凶-建平新闻-清涧新闻
点击关闭

救援-刘贵华回忆事发时的情况说:「水很凶-清涧新闻

  • 时间:

丽江恢复旅游营业

劉貴華說,他被困在井下時,從來沒想過自己走不出來,也沒哭過。但是游出來的那一刻,他卻很想哭。

幾天來,劉貴華沒怎麼睡覺,一直在觀察水位,他和大家說:「等水位低一點,我們就游過去。」他很慶幸水沒有再漲上來,「水再漲,我們就真的活不了了」。

病房裡還躺着其他5名礦工,有的人雙眼蒙着紗布,多名醫生和護士正在觀測他們身體的各項指標。

也曾有人感到悲觀絕望。易光明記得,大約過了3天,有次水淹到腳邊時,有個年輕的礦工哀歎:完了完了。

12月14日15時26分,川煤集團杉木樹煤礦發生一起透水事故,5人遇難。截至18日7時58分,經歷88個小時的艱苦救援,13名被困人員全部獲救。

劉貴華回憶事發時的情況說:「水很兇。」轟的一聲巨響,兇猛的水勢裹挾著泥漿,衝到了主巷道的最低點,又往上湧了10多米。

他們商量著如何進一步傳遞準確信息。瓦斯員用筆在紙上寫了「不上水」幾個字,他們用塑料袋把紙條包起來,繫在塑料管上,送過了淹水區,劉貴華說:「我們想告訴他們,水泵不上水了。」

(來源:中國青年報)責任編輯:咩白

13名被困礦工輪流打開礦燈,照亮大約10多平方米的區域,劉貴華說:「溫度和空氣都很適合生存。」後來,大家開始感覺到缺氧,直到救援人員通過壓風管送來氧氣,情況才得以好轉。

「不要這樣想,還沒到絕望的時候。」易光明鼓勵大家。13個人坐在一起,偶爾說說話,互相鼓勵。但更多的時候,他們盡量不說話,以保持體力。

18日凌晨3時,劉貴華已經餓到了極限,他喝了兩杯井水充飢。他喊了喊,但外面沒人回應。此時,他聽到抽水機停了,他和隊友說:「我游過去,你們緊著敲管子。」

「還有12個人,加快抽水。」劉貴華告訴救援人員。幾分鐘後,其他礦工獲救。

56歲的劉貴華是第一個獲救的礦工,也是唯一一個自己從被困區域游出來的人。13名被困礦工是同一個班的,其中有10名掘進工、兩名打鑽工以及1名瓦斯檢測員。

劉貴華鼻腔裡插著管子,躺在重症監護室的病床上。伴隨着心電圖監護儀的嘀嘀聲響,這名曾被困在井下80多個小時的礦工,用虛弱的聲音講述求生細節。

看到劉貴華游出來,兩名救援人員馬上游過去接應。

在煤礦工作了36年的劉貴華,對井下的環境很熟悉,「我經常走那裡,曉得有多遠」。趁著抽水機停的瞬間,劉貴華一口氣遊了出來,「大約遊了15米」。

14日當班下井的礦工,每人都帶了一盒盒飯,挺過了第一天。後來井下實在沒有東西吃了,有人開始吃皮帶,有人吃泥巴,還有人吃煤炭。劉貴華吃了一些皮帶,「嚼著吃,用水吞下去」。他們喝井下的管子水、頂板上面的滲透水,也有人喝尿補充鹽分。

除了敲管子傳遞信號,被困礦工也曾設法自救。當時水已經封頂了,易光明說,他們多次嘗試嘴裡含着塑料管游過淹水區域,但是塑料管無法出氣,人們也不知道距離出口有多遠。

他們時不時敲擊鋼管傳遞信號,表示他們還活着。獲救礦工易光明告訴記者,大約過了一天多,他第一次聽到外面傳回來敲擊鋼管的聲音,感覺「心一下平靜了」。

聽到水聲後,他們趕緊往高處走,最終找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區域,這裡水還沒淹過來,也沒有高濃度的瓦斯。這時,主巷道出口的方向已經被水淹沒,礦井的電力、通信也遭到破壞。他們只能等待救援。

這些礦工一起被困了80多個小時,劉貴華說:「我們在井下說,13個人都沒死的話,出去建個群。」

等待了5天4夜,直到18日凌晨,13名礦工終於等來了轉機。劉貴華觀察到上水量越來越小,他們開始急促地敲擊管子,每次敲擊13下,表示還有13個人活着。另一頭,救援人員也敲擊管子回應,雙方通過敲管子「對話」。

今日关键词:画说战疫科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