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小学体育老师赖宣治“不会跳绳-游戏王吧-环球军事新闻网
点击关闭

孩子学校-七星小学体育老师赖宣治“不会跳绳-环球军事新闻网

  • 时间: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很快,孩子們耍弄的一招一式都有了模樣,可賴宣治認為還有精進的空間,他想:「什麼樣的跳繩才能跳得更快?」他開始在學校四處搜集材料,廢棄的電線、角落裡的塑料繩都成為他製作跳繩的新材料,可都不合適。

要領有了,賴宣治又摸索了一套傳授方法。他將跳繩與其它體育運動相結合,觸類旁通,「握繩和拿羽毛球拍很像,花式跳繩則和舞蹈、武術也有些類似。」他邊為學生放視頻,邊分析講解動作要領。

於是,他找來了幾條剎車線,削竹子做手柄,一條自製的「剎車線」跳繩誕生了。上手時果然快了很多,從原來的30秒單搖70多下增速到100多下。

賴宣治不甘心隊伍就地解散,每天騎着摩托車挨家挨戶家訪,最多的一家跑了二十多次,才拉回了十個學生,勉強保住這支隊伍。即便如此,他從不放鬆訓練,每個清晨和日落,帶着隊員準時出現在學校操場,他對孩子們傾注的熱情隨着跳繩「嗖嗖」劃過耳邊次數,積累得越來越多。

賴宣治躲在門口,默默地看着,內心湧上許多無法言說的感受,總之,他被這些孩子們感動了,「他們是真的熱愛跳繩。為了這些孩子,我不會解散跳繩隊了。」所有的誤解和指責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賴宣治推開門,走進了教室。

2010年,大學畢業后,賴宣治應聘到廣州市花都區花東鎮七星小學工作,是學校建校55年來的首位專業老師和大學生。報道那天,他乘坐的班車從廣州市區開出,向著郊區駛去,途經成片的農田和村落,最後停在了一片荒地中。司機告訴他,那些在低矮紅磚房旁邊、沒刷漆的一棟樓就是七星小學的教學樓。

「你要知道,我剛去的時候,這個女孩一年都不敢和我說一句話。現在她不僅拿了冠軍也收穫了自信!」當女孩開始主動表達的時候,賴宣治激動得差點哭了。

自2013年起,賴宣治先後培養出20多名世界跳繩冠軍,打破10多項跳繩世界紀錄。尤其是在近期,「光速少年」岑小林的參賽視頻火爆網絡后,許多人不禁發出感嘆式的疑問:這些來自鄉村的中國少年為何「跳」的如此快?

七星小學體育老師賴宣治「不會跳繩」。當地教育局組織的體育教師跳繩基本功測試,他考了三次才勉強及格。

一年過後,跳繩隊只剩下了五六名隊員。

跳繩隊隊員參賽中。本人供圖跳給自己看七星小學早在2012年就組建了跳繩隊,共有50人。

採訪中,賴宣治和我們講述了有關跳繩冠軍隊的故事,我們從中可以找到答案。

可正當他對未來報以無限希望的時候,跳繩隊迎來「信任危機」,再次面臨解散。

賴宣治和獲獎跳繩隊隊員合照。本人供圖

這已經不是七星小學的孩子們第一次「橫掃」世界賽場了。

賴宣治慌了,「這跟我想象中的一線城市學校不一樣啊,差太遠了!」他順着長滿雜草的小路向學校走去,腦海里不時冒出掉頭就跑的衝動,他安慰自己,「在這待個兩三年就換學校。」

眼前的這般景象,讓賴宣治一點也沒了辦法,越看越覺得似曾相識,「我是貧困山區走出來的孩子,小時候幾乎沒上過體育課,對體育項目這些東西很陌生。」孩子們拘謹的樣子、空洞的神情,賴宣治彷彿又看見了小時候的自己,心裏一陣酸楚。

從此之後,賴宣治獨創的「半蹲式」跳法和「剎車線」跳繩成了七星小學跳繩隊隊員的標配,也成為團隊征戰四方的法寶。

「冠軍教練」賴宣治:找到了「跳」進世界的辦法

但這並不妨礙他成為世界跳繩冠軍的教練。手拿着幾條剎車線,經歷過團隊的幾次拆散又聚合,他最終找到了「跳」進世界的辦法。

他打算從最基礎的籃球、足球、田徑,還有象棋等項目開始教起。可是這些運動項目都需要購買器材,而器材費對學校來說又是一筆開銷,加之學校場地狹小施展不開,賴宣治左右為難。而這時,當地教育局正在大力推廣跳繩項目,他覺得這是個好法子,「跳繩這個運動簡單又不佔地方,對七星小學的孩子們來說,再適合不過。」

只見這個穿藍色隊服少年半蹲着身子,微屈的雙腳似乎被按下了「快進鍵」,腳尖如彈簧一抬一踩交替落下,頻率快如電動馬達,跳繩在他的腳下已看不到影子,只能聽見繩子劃過空氣和抽打地板的「嗖嗖」聲。最終,岑小林在3分鐘單搖跳繩項目中跳出了1141下的好成績,刷新世界紀錄。

他自己跳了一個多月,經過不斷的觀察與嘗試,找到了訣竅:躬着腰好跳,「弓着腰縮短了繩子的距離,繩子越短,運動的軌跡就越短,肯定會轉得更快,摩擦力更小。從物理學上來說的話,就能夠跳得更快。」他把這個訣竅總結為:弓腰半蹲式跳法。

有一天,賴宣治的摩托壞了,他推車去修車檔,一條剎車線引起了他的注意。「摩托車的剎車線軟硬、粗細適中,是做跳繩的好材料。」

「半路出家」的賴宣治每天下班回家后沉迷於各種跳繩比賽的視頻,揣摩研究學習跳繩動作。他對跳繩着了魔,「一條心都撲在這上面,晚上睡覺做夢都想着怎麼去跳繩,簡直像瘋了一樣。」賴宣治回憶。

賴宣治。本人供圖今年7月,賴宣治帶領七星小學的孩子們征戰2019年挪威跳繩世界盃。其中,那個被廣大網友稱讚為「光速少年」的參賽選手岑小林又一次震驚世界:

以前,他咬牙面對挫折與磨難為的是證明這支隊伍能跳好。但是現在,對他而言,成功的意義已不再是那些閃耀在胸前的金牌了,重要的是孩子們拾起了勇氣,「跳繩可以讓孩子們去改變,對未來的社會、未來的生活有更大的嚮往。我覺得這才是跳繩的魅力所在。」賴宣治對跳繩這件事情有了新的認知。

隊員跳繩中。本人供圖可事實是他不會跳繩。當地的體育老師聽說他要帶學生練習跳繩、組建跳繩隊的時候,都調侃他,「你要是能教會跳繩,連母豬都會上樹了!」雖是玩笑話,但賴宣治聽后,心裏憋了一股勁,「我偏要跳給你們看!」

到今天,賴宣治陪伴七星小學的孩子們走過了九個四季。他們要一直跳下去,要跳到世界的舞台,要跳到改變自己。

2014年,賴宣治帶領隊伍第一次參加全國比賽,隊里一個平時內向又自卑的女孩獲得了多項冠軍。比賽過後,這個小女孩將金牌掛在了賴宣治的脖子上,告訴他,「老師,我很開心!」

「我的孩子到處比賽,卻沒有一分獎金,是不是你給扣下了?」家長又將賴宣治圍堵在學校門口,當著全校師生大聲斥責他。賴宣治心中剛剛燃起的希望被澆了個「透心涼」。「不然算了,就和領導說解散隊伍吧。」那一晚,賴宣治深陷於突如其來的無力感中,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5點半他來到訓練室。沒想到,第一批老隊員全部出現在了訓練場,沒有人缺勤、沒有人偷懶,所有人像向往常一樣進行訓練,衣衫被汗水浸濕。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學校的體育搞起來。

賴宣治要求嚴格,每天早上從6點半訓練到8點,下午4帶半訓練到5點。訓練還沒步入正軌,家長便因嚴重影響孩子學習強烈反對,將賴宣治圍堵在校門口責罵,要求他解散跳繩隊,結果近半學生退出了訓練。

初來乍到,開學第一課竟比他預想的還不順利。七星小學是鄉鎮學校,由於體育課程設置不完善,長期缺乏專業的體育訓練,面對賴宣治在課堂上講的一些知識,孩子們顯得手足無措。課堂互動也不好,多數同學害羞、膽怯,不說話也不呼應,甚至總是躲避。

跳給別人看賴宣治是個「不會跳繩」的體育老師。他體型偏高偏壯,不適合跳繩,也從沒想過在眾多的體育項目中能選擇成為跳繩教練。直到到七星小學任教,想法改變了。

今日关键词:苹果内部文件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