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南离开工作了十年的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和平县新闻-硬件资讯
点击关闭

医生北京-周南离开工作了十年的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硬件资讯

  • 时间:

周冬雨版流星花园

2018年3月11日晚,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以及中央電視台聯合舉辦的「2017尋找最美醫生」大型公益活動在央視播出,周南獲得了該獎項。她還被中央文明辦、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評為「中國好醫生」。

成立當地首個風濕免疫血液科讓患者不出藏就能接受治療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海拔在3600米以上,自然環境惡劣,空氣含氧量僅為海平面的60%左右,日常工作需要克服巨大的身體不適。在這裏,噁心、乏力、頭痛、失眠、胸悶乃至記憶減退是家常便飯,很多人還出現了慢性高原性心臟病、慢性高原紅細胞增多症等慢性高原病。這些困難周南一一克服。她一頭扎進醫院,盡己所能地為患者服務。

說這句話的人名叫周南,寧波姑娘,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2009屆八年制臨床醫學專業醫學博士,原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風濕免疫血液內科副主任。10年前,她來到藏區發揮所長。5年前,她建立起當地第一個風濕免疫血液科,自此,西藏這類患者不必再舟車勞頓赴其他省市就醫。

記者昨日聯繫上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風濕免疫血液科多名醫護人員以及北京協和醫學院多位老師,從他們口中還原了周南短暫而光輝的一生。

也就在這個時候,周南心底萌生了留在藏區行醫的念頭:「北京有50多家三甲醫院,多一個醫生少一個醫生可能差別不大,但如果在西藏,可能很多生命因為我的存在得到挽救。」

她離職不久說要從頭開始「這些年,周南太辛苦太不容易了」

周南深知人才培養和醫生隊伍建設的重要性,她在工作之餘,還承擔起西藏大學醫學院的內科教學工作。「如果有一天我離開西藏了,還得有新的醫生繼續堅守,把科室發展起來。」

周南在工作中。 資料圖片「我在西藏,就可能挽救更多生命。」

她的身影,還常常出現在那曲、當雄、山南等許多偏遠地區牧民的帳篷里,並且參加駐村工作隊幫扶樟木口岸醫院。

燃燒自己,照亮更多的人「她的奉獻精神值得敬佩」

「其實,很多同學畢業后,都想留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可她卻選擇了西藏。燃燒自己,照亮更多的人,她的奉獻精神值得敬佩。」

當時的周南剛剛完成北京協和醫學院8年制博士學位的學習。在其導師——北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專家李龍芸的眾多學生中,周南很踏實,很受賞識。得知周南打算入藏,李龍芸曾勸阻。周南卻說:「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我不想讓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

這件事讓周南下定決心,一定要在西藏成立獨立的風濕血液免疫專科,使西藏群眾不用出藏,在本地就能享受到高水平的風濕免疫專科診療。

入藏10年,周南在臨床工作中搶救的肺栓塞、狼瘡腦病、噬血細胞綜合征、肺泡出血等重症患者不計其數,很多治療方式都是西藏首例。

今年4月,周南離開工作了十年的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本打算短暫休息后赴另一個需要她的地方,幫助當地的風濕免疫血液病患者解決就醫難題。然而,8月2日,噩耗傳來,周南在四川蒼溪意外去世,年僅37歲。

於是她向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張奉春教授求助。張教授十分支持,很快帶團隊來到西藏,捐贈了100萬元的實驗設備。人員不夠,周南又向醫院申請。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很快給周南配了7個人,就這樣他們從零起步着手新建科室。

入藏10年,拿下多個西藏首例被中央文明辦評為「中國好醫生」

2009年,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還沒有專門的風濕免疫血液科,大量患者需要轉診到其他省市醫院,花費高昂。

協和醫學院的師生們也不敢相信。「她是我們2009屆的優秀畢業生,許多老師對她印象都很好,大家都很敬佩她這些年在西藏的工作。」該校新聞中心一位老師表示。

2009年,27歲的她離開北京,成為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大內科的一名醫生。

得知周南離世的噩耗,她在寧波工作的校友們也是深感悲痛。

如今,許多周南口中曾經的「小大夫」都已成長為科室的骨幹力量,堅守在高原上。據統計,周南所在的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近幾年承擔了整個西藏自治區十分之一的醫療量。

今年4月,周南離開了工作十年的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同為醫生的白央不舍卻也理解:「她想去另一個需要她的地方從頭開始,就像她幫助西藏的患者一樣幫助那邊的患者。」

據悉,近日,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協和醫學院兩家單位將舉辦多場紀念活動,讓大家記住周南的音容笑貌,記住她的不朽功績。

噩耗傳來,大家都不敢相信,這個圓圓臉的姑娘真的走了。「她為我們做了這麼多,她還有那麼長的人生。」電話那頭,白央的語氣充滿悲傷。

在阿里普蘭縣科迦村,一位身患肺炎的老人得不到有效治療,生命垂危。周南幫着調配藥物,治好了老人的病。這個得救了,下一個會不會這麼幸運呢?

寧波市第一醫院的消化內科主治醫師單科曙是周南的學弟。他告訴記者,在他的印象中,周南是一個陽光積極、樂於奉獻的學姐。

□記者童程紅10年前,她毅然選擇入藏行醫「我不想讓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

2014年5月,一個設施完備、診療技術齊全的風濕免疫血液專科在西藏建成,徹底打破了西藏沒有風濕免疫血液科的歷史。

白央不知道周南的下一站是哪裡。自周南離職,兩人聯繫不多,但彼此都挂念着。「這些年,周南太辛苦,太不容易了。」白央表示,為了工作,周南曾很長時間與家人分隔兩地,但她從來沒有訴過苦,她希望,周南能好好放鬆放鬆。

然而,意外偏偏在這時候發生。8月2日,周南與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兩位醫生朋友一同赴四川蒼溪出遊。車輛不慎落水,3人均未能生還。

2007年,周穎考入協和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成為了周南的學妹。對於這位學姐,周穎雖沒見過,但名字早有耳聞。「老師經常說起她,主動援藏,精神偉大。去年還聽聞,她作為優秀校友代表回學校,給畢業生做演講,沒想到今天卻是這樣的消息,太可惜了。」

之後不久,單科曙又輪轉至別的科室。當時,關於周南的消息,還會時不時地出傳來,尤其是得知周南畢業後主動選擇去西藏工作,更讓單科曙肅然起敬。

同樣感到震驚的,還有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消化內科主治醫師周穎。

2013年,周南收治了12歲的藏族女孩卓瑪,女孩被確診為白血病。但由於那時的西藏人民醫院不具備醫療條件,周南沒能挽救小女孩的生命。

周南與西藏的緣分要從一次旅遊說起。2007年,她來到心心念的西藏,被當地的風景深深吸引。但途中發生的一件事,讓她看到美麗背後的傷痛:基層缺醫少葯,一場小病就有可能奪去一條生命。

單科曙和周南結識於2008年。那時,單科曙正在北京協和醫院交流學習。一次輪轉科室,單科曙和周南到了同一個科室。「她的性格很好,作為我們的學姐,她經常會帶着我們一起工作,遇到問題,她也都會耐心地教我們。」

今日关键词:中国女排感动中国